中文首頁 > 時政要聞

海外網評:美國留下的不是“民主樣板”,而是“政治爛尾樓”

來源: 海外網
2021-09-09 15:21 
分享
分享到
分享到微信

內文圖.jpg

8月26日,阿富汗首都喀布爾,一名在喀布爾機場恐怖襲擊中受傷的婦女被送抵醫院。(圖片來源:法新社)

【編者按】

9月11日是“9·11”事件20周年紀念日?!?·11”事件是二戰后美國本土首次遭遇造成重大傷亡的襲擊,美國隨即發動“阿富汗戰爭”和“伊拉克戰爭”兩場戰爭。然而,浸透血與淚的20年反恐戰爭卻難言勝利。為剖析美國20年反恐戰爭的得失,海外網推出“回望‘9·11’事件20周年”系列評論,此為一評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當地時間8月30日,美國宣布完成從阿富汗撤軍,這標志著美國結束在阿富汗20年的反恐戰爭。20年來,美國在中東反恐行動中投入數萬兵力,僅在阿富汗花費就超過2萬億美元,美軍受傷2萬多人,死亡超過2400人。然而,從阿富汗到伊拉克,從利比亞到敘利亞,美國“越反越恐”,中東安全形勢依然嚴峻,熱點問題久拖不決,“伊斯蘭國”及其分支機構死灰復燃,“基地”組織蠢蠢欲動。人們不禁要問:美國是世界頭號軍事強國,卻無法征服裝備相對落后的恐怖組織,美國反恐軍事行動究竟錯在哪里?

美式“以暴制暴”導致反恐治標不治本。反恐是個系統工程,需要運用安全、情報、政治、經濟、教育和去極端化等綜合治理手段。然而,美國無視綜合治理模式,頻繁在中東發動“外科手術式”的反恐戰爭。自2001年發動“反恐戰爭”以來,為減少自身傷亡,美軍在伊拉克、敘利亞、也門、阿富汗等地頻繁使用“無人機”對恐怖分子采取斬首行動,但常因情報失誤而釀成悲劇,傷及無辜。僅在阿富汗,就有3萬多名平民在美軍反恐行動中死亡、6萬多人受傷,約1100萬人淪為難民??梢哉f,穆斯林平民成為美國反恐軍事行動的最大受害者。美國濫殺無辜的行為激起了對象國民眾的厭戰情緒與民族主義,也成了恐怖組織和極端組織用以“吸收新鮮血液”的借口。在美軍無人機的“狂轟濫炸”中,中東非但沒有實現和平與穩定,暴力與恐怖主義反而愈演愈烈。

美式“民主治理”引發新的暴力沖突。20年來,美國在中東反恐行動留下很多負面資產,包括移植的西式民主水土不服。美國扶植的代理人往往缺乏群眾基礎,“大中東民主計劃”乏善可陳。20年來,美國高估了自己的民主改造能力,低估了對象國國情的復雜性。美軍在阿富汗推行民主選舉,加深了普什圖族和其他族群間的裂痕;美軍在伊拉克推行民主選舉,導致身份政治和族群認同大行其道,遜尼派、什葉派和庫爾德人三分天下。在選舉政治的推波助瀾下,中東伊斯蘭國家民族、部落、教派矛盾不斷升級。選舉政治解構了中東國家認同,中央政府喪失權威,全國四分五裂,恐怖組織乘機渾水摸魚。而美國在反恐行動中分而治之,將穆斯林分為世俗力量與宗教力量、溫和派與激進派,拉一派打一派,人為制造對立。如美軍占領伊拉克后,復興社會黨遭解散,遜尼派喪失政權,一批前薩達姆政府官員和軍人加入“伊斯蘭國”,中亞、西亞與南亞恐怖組織連成一片,成為“動蕩弧”與恐襲重災區。20年反恐戰爭結束后,美國留下的不是“民主樣板”,而是千瘡百孔的“政治爛尾樓”。

美式“居高臨下”催生中東反美主義。美國鼓吹自由、平等和人權,但在反恐行動中卻居高臨下,戴著有色眼鏡看待伊斯蘭國家。美國在中東的反恐行動離不開阿富汗、伊拉克等前線國家,也離不開沙特、埃及、土耳其、巴基斯坦等伊斯蘭大國,但美國從未將這些國家視為可平等對待的盟友,而是將他們作為“合則用、不合則棄”的“工具人”,還經常對這些國家的國內政治、人權問題等指指點點,美國國內的“文明沖突論”“文明優越論”“伊斯蘭恐怖論”“邪惡軸心論”等荒誕論調更是甚囂塵上,加深了美國與伊斯蘭世界之間的隔閡。美軍以反恐為由,在伊斯蘭國家濫用武力,任意擴大恐怖主義的定義范圍,甚至將一切反美組織都列為恐怖組織,特朗普政府甚至將七個伊斯蘭國家公民列入禁止入境的黑名單。美國這些將穆斯林視為二等公民、麻煩制造者和被治理對象的行為,充分凸顯了美式傲慢,也讓美國從恐怖主義受害者變成了“伊斯蘭國家的征服者”,伊斯蘭世界的主要矛盾從“恐怖與反恐”變成了“謀霸與反霸”,中東伊斯蘭國家和民眾很難在反恐行動中與美國同心同德。

美式“雙重標準”破壞反恐統一戰線。恐怖主義是人類公敵,反恐是各國政府的共同訴求,恐怖主義治理成為安全治理的重中之重。然而,美國卻將反恐作為打壓異己、追求地緣政治目標的工具加以濫用,破壞國際反恐領域合作。一方面,美國在“反恐”中執行雙重標準:美國一邊在“反恐”的大旗下為所欲為,一邊對所謂“戰略競爭對手”的反恐行動橫加指責,甚至打著“保護少數民族”“維護宗教自由”的旗號,污蔑他國反恐與去極端化政策“侵犯人權”。另一方面,美國在反恐中奉行“偽多邊主義”。美國無視聯合國、俄羅斯、中國、上合組織、阿盟和諸多伊斯蘭國家的積極作用,不愿意在情報共享、打擊恐怖主義融資和防范網絡恐怖主義方面聯合行動,導致國際社會長期未能形成反恐統一戰線,甚至不能在恐怖主義定義問題上達成一致。美國在2019年發起了“反跨國恐怖主義論壇”,亞太國家加入“全球反恐論壇”,俄羅斯組建了“反恐情報聯盟”,沙特形成了“伊斯蘭反恐聯盟”等等,大家各自為政,影響了國際反恐的效力。當前,在“伊斯蘭國”及其分支機構死灰復燃的情況下,拜登政府卻宣布完成了在阿富汗的反恐行動、一撤了之,這種甩鍋的做法無疑是將“燙手的山芋”扔給周邊國家。美軍撤離后留下的大量武器裝備或將落入恐怖分子手中,給地區反恐增添變數。

20年前,美國人民成為“9·11”的受害者;20年后的今天,隨著美軍撤離阿富汗,“伊斯蘭國”和“基地”組恐將卷土重來,給地區和國際社會帶來嚴峻挑戰。國際社會全體成員只有超越地緣政治分歧、相向而行,站在人類命運共同體的高度,才能步調一致,取得反恐的最終勝利。

(孫德剛,復旦大學國際問題研究院研究員)

海外網版權作品,未經授權不得轉載。

【責任編輯:許聃】
中國日報網版權說明:凡注明來源為“中國日報網:XXX(署名)”,除與中國日報網簽署內容授權協議的網站外,其他任何網站或單位未經允許禁止轉載、使用,違者必究。如需使用,請與010-84883777聯系;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XXX(非中國日報網)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目的在于傳播更多信息,其他媒體如需轉載,請與稿件來源方聯系,如產生任何問題與本網無關。
版權保護:本網登載的內容(包括文字、圖片、多媒體資訊等)版權屬中國日報網(中報國際文化傳媒(北京)有限公司)獨家所有使用。 未經中國日報網事先協議授權,禁止轉載使用。給中國日報網提意見:rx@chinadaily.com.cn
中文 | English
国内自拍三级在线视频